特朗普向塔利班低头,让美国人寒心:对反恐战争看法已逆转180度

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2月29日在多哈签署了和平协议,被各界普遍认为是长达18年的阿富汗战争步入尾声的最明确信号。

如果美军不出意外按计划14个月内完成撤军,这场21世纪开始以来最旷日持久的战争就可能划上句号。

特朗普向塔利班低头,让美国人寒心:对反恐战争看法已逆转180度 特朗普向塔利班低头,让美国人寒心:对反恐战争看法已逆转180度 万达新闻 第1张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逐步撤军,美军21世纪以来的“反恐战争”两大战役均已接近尾声。不过,美国和世界各国对这两场战争的影响和得失的辩论还远远没有结束。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一直在全球范围内扮演着实质性的“世界警察”角色,大规模军事干预行动包括越战、第一次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的轰炸南斯拉夫等等。

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介入与存在,一直存在巨大争议,许多人表示支持,也有许多人强烈反对。

进入21世纪迄今,美国真正参与的战争其实只有一个——反恐战争,主要是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布什政府在世界各地发动的一系列以打击伊斯兰武装组织为目的的军事行动。分析指出,从奥巴马到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种种决策来看,美国决策层在21世界第一个10年就开始逐步“叫停”反恐战争,并转而聚焦更主要的地缘政治角逐战略,构思轮廓比较清晰明显。而正规军逐渐淡出“反恐战争”则是这一战略思想转变的具体表现。

特朗普向塔利班低头,让美国人寒心:对反恐战争看法已逆转180度 特朗普向塔利班低头,让美国人寒心:对反恐战争看法已逆转180度 万达新闻 第2张


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不久,美军于是年10月7日大举入侵阿富汗,标志着全球范围“反恐战争”的开始。战争初期,美国军事行动得到国内民众和国际多数国家支持。美军也迅速完成了将基地组织和被指控庇护他们的塔利班政权驱逐出阿富汗的任务。

美军在阿富汗战场的行动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1年至2014年的代号为“持久自由行动”大规模军事作战行动,目的是打击和消灭基地组织,以及支持他们的阿富汗塔利班。第二阶段则是2015至今的代号“自由哨兵”维持和平行动,目的是保护和扶植阿富汗政府。有分析指出,如今美国与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并有条件允许塔利班返回阿富汗政府,即使不算美军“失败”,但至少意味着美国最初出兵阿富汗的部分战略目标未能达到。

长达18年的阿富汗战争,美国官方数字显示至少4000名美军和盟军士兵和62000阿富汗政府军士兵阵亡。塔利班方面和阿富汗民众的伤亡数字很难准确统计,但是多数专家认为至少是军方伤亡数字的几倍。除了巨大的人员伤亡之外,美国国会文件显示,截止到2017年年底,美军在阿富汗的行动至少消耗美国纳税人2.4万亿美元。


然而,长期开展游击战争的阿富汗塔利班仍然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在阿富汗南部很多地区仍然拥有民间支持,阿富汗的未来走向依然难以预测。

2003年,美英联军以反恐和寻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名入侵伊拉克,也被称为第二次海湾战争。与阿富汗战争不同,这场战争从初始就充满争议。美国和英国国内的民意在战争初期还是多数支持的,不过随着战争的持续和伊拉克陷入军阀和宗教混战的人道危机,美国和英国的民意也开始转向反战。而在国际上,美国出兵伊拉克几乎从一开始就受到多数国家,包括美国很多欧洲盟国的质疑。

美军在伊拉克战场的介入也可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入侵和成功推翻了萨达姆,开启了美军伊拉克战场的第一阶段。第二阶段,消灭萨达姆政府的军事行动造成伊拉克各地权力真空和武装组织林立,截止到2011年美军大部撤离时,美军连续多年卷入了伊拉克政府与国内各派系之间旷日持久的围剿反叛和维持秩序战争。第三阶段,特别是从2014年至今,美军在伊拉克局部地区,重新卷入对抗“伊斯兰国” 武装的行动。据国际组织数据估算,2003年至今,战争至少造成15万至60万伊拉克人死亡,数百万人流离失所。

美国国会估算,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消耗纳税人约6.5万亿美元。另据美国国防部2016年统计,美军在伊拉克战场共有4424人阵亡,31952受伤。


反恐战争先后已经历时近二十年。对众多国际分析人士来说,两场战争除了造成巨大生命财产的损失之外,对美国和美军的国际形象损失,以及美国人对反恐战争的巨大民意转变也都是战争造成的直接结果。很多分析人指出,美国21世纪参与的两大战争取得的最大收获恐怕就是——彻底改变了多数美国人在9·11之后曾一度认为反恐就必须“先发制人”的信念。

美国智库查尔斯·考赫研究院的最新民调也显示,近七成美国人认为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未能让他们更加安全。同时,近半数受访者认为,两场战争损害了美国的利益,并使得中东地区的安全环境变得更加糟糕。另外,虽然在2003年战争爆发时,70%美国人和54%英国人都曾表示支持政府对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但是媒体全球民调显示,全球73%的民众认为美国出兵伊拉克是错误的。

最近,在美国与伊朗关系紧张,甚至一度剑拔弩张时,美国国会两党紧急通过法案,禁止总统在未经国会授权的情况下发动对伊朗战争,就是一大例子。

伦敦国际战略学院2004年的研究结论是,美国出兵伊拉克至少在全球反恐问题上适得其反。美军在伊拉克的各种野蛮行为,直接成为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在中东地区层出不穷的主要原因,特别是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崛起的主要原因。另外,美军出兵伊拉克也造成中东地区逊尼、什叶派势力平衡的打破,使得伊朗势力的渗透到伊拉克和周边地区。

美国国际法专家史密斯和美军战略分析师斯哲森在纪念美军入侵伊拉克15周年时联名发表文章,批评伊拉克战争以至于整个反恐战争,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巨大的战略误判,以至于再好的战术执行,再多的将士用命,也无法改变最终以“失败”告终的结局。

现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已经决心宁可签下城下之盟,也要结束在阿富汗驻军与作战,显示了特朗普为了一个目的不惜牺牲其他任何方面的特点。这或许会导致阿富汗政府在不久后被塔利班彻底击败,军事上击败也好,在合法选举中击败也好,届时特朗普政府将会面对极为难堪的局面,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万达平台网站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