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复工慢于预期,苹果被迫下调营收,业内称“都硬着陆了”

北京时间2月18日,苹果在公司投资者关系页面发布最新投资指南,称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当前财季收入将无法达到预期。苹果给出了两个具体理由,一是代工厂增产速度慢于之前的预期,让全球范围内的iPhone供应受到暂时影响;二是疫情抑制了中国市场的消费需求。


就在上月底,苹果库克曾表示,在苹果公司200家主要供应商中,有两家位于武汉。苹果预计武汉之外其他工厂将在推迟10天后重新开工。而苹果当前财季收入将达到创纪录的630亿~670亿美元。


但新冠病毒疫情发展至今给科技行业带来的显著影响,是最初难以预料的。这次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没给任何企业留下提前应变的时间余地。


“相当于所有人都硬着陆了。”手机分销商四川伟泰通讯公司董事长彭伟告诉AI财经社。


苹果也不例外,这家供应链和市场都高度依赖中国的美国科技公司,被认为面临严峻的考验。


富士康急了


中国湖北爆发的疫情给了苹果一个措手不及。大年初四,苹果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还在一份声明中“打包票”,称病毒爆发不会影响生产,“可以继续满足全球制造义务。”这多少给远在大洋那头的库克和他的智囊团吃了一颗存在误导性的“定心丸”。


现在来看,产能全面恢复和交付时间都将推迟。iPhone的生产大部分在富士康大陆工厂完成,一部分在和硕大陆工厂完成。但承担iPhone组装重任的富士康郑州、深圳工厂,复工情况远低于预期。


2月10日,富士康集团迎来复工第一天。虽然在河南省政府网站当日新闻中,河南省长尹弘走进富士康生产车间、员工餐厅和生活区,实地查看各个环节防护制度落实情况,但富士康郑州工厂的复工当时低于一成。

2月10日,河南省长尹弘考察河南复工企业


富士康郑州工厂平时员工人数超过30万,上下工的人流场面震撼,号称富士康大军,负责大部分高端iPhone的组装工作,例如iPhone11系列,即将到来的12系列(暂定名)也将在这里完成。


不过,由于春节假期结束后很多员工没有返岗,以及从外地返回郑州的工人还要隔离14天,只有大约1.6万名员工重新回到厂房。


一位知情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称,富士康在大陆各地工厂工人数量有120万,在现在避免病毒交叉感染的关键期,复工实际非常困难。


缺人是当前阻碍工厂复工的主要矛盾,一位在深圳开办工厂的企业主对AI财经社说,他们的复工人数目前只有20%,迅速恢复原有产能并不乐观。“没有人,招不到人,也不敢招人。”他称。


富士康也面临同样问题,有消息称,富士康的目标是在2月底前恢复中国大陆50%的生产,3月中旬恢复80%的生产。


由于招工难,达到上述目标并非易事,富士康真急了。2月15日,郑州富士康推出“防疫返岗激励奖”,激励对象为iDPBG(数位产品事业群)郑州在职员工(不含阳光工场),每人奖励3000元。


除了招工,富士康还要配合政府要求,提供保障员工生产安全的必要防护用品,包括医用口罩、消毒液、体温仪等。其中,口罩消耗量巨大。这也是阻碍很多企业按时复工或全面复工的主要因素。


富士康复工慢于预期,苹果被迫下调营收,业内称“都硬着陆了” 万达新闻


图/视觉中国


富士康深圳龙华厂加入了生产口罩的行列,预计2月底日产达到200万。知情人士对AI财经社称,这样的口罩生产数量,对于富士康来说,更多只能满足复工自用。


此外,苹果美国总部已发布限制员工到中国旅行的措施,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暂时切断了总部工程师和大陆供应企业的联动。媒体报道称,苹果暂停向中国派遣工程师参加工程验证测试。这是产品确定出货前的一项关键流程。


中国供应链复工延缓,将带来苹果全球供货短缺的连锁反应。常年在美国办公的Strategy Analytics分析师隋倩对AI财经社表示,为迎接新年档期,iPhone一些高端机型会提前准备一些库存,但目前看来,应对iPhone全球购买需求仍然不足以支撑很久。


此前,为分散供应链风险,苹果加大了对新兴市场如印度的布局。部分iPhone在印度本地生产销售,但也仅限于一些低端型号。


苹果曾寄望依托富士康的全球化战略,然而,富士康的“海外工厂”计划进展不尽人意。多名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富士康败走印度”似乎已成定局。印度低廉的人工成本暂时还只是一个美丽的童话,生产和供应链体系的建立需要几年到十几年之久。


即便是已将主要组装产能转移出中国的三星手机,日前也表示,存储、显示等关键器件仍离不开中国供应链。


没有一家企业是轻松的。富士康此前表露的保证产能的信心受到了现实的挫败,也直接令苹果公司的神经紧绷。


消费者按下“暂停键”


除了复工,苹果还要面对中国市场的消费预期。短期内中国手机市场将会非常低迷,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也将受到关联影响。雷军在最新小米10发布会后表示,疫情让手机行业按下暂停键。


“基本上2月、3月购买手机不会是国内消费者的优先需求。”市场调研与咨询机构Strategy Analytics智能手机战略服务总监隋倩预计,整个一季度中国手机市场应该会有超过50%以上的降幅。


Strategy Analytics刚刚“向下修正”了一月底发布的一份智能手机市场预测报告。该报告起先预测2020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会因疫情影响下降2%,而最新的预测模型得出的数据“会下降8%”。


“情况看起来比我们当初的假定要严重。”隋倩说。


上述报告的作者之一吴怡雯告诉AI财经社,影响手机厂商今年整体出货量表现的主要因素包括:中国市场占比、线下渠道占比、生产复工情况和新产品发布计划,以及厂商本身的规模。


中国是苹果产品消费第二大市场,去年苹果在华销售额达到440亿美元,几乎是其总收入的1/5。从库克近年往中国跑的频次,和推出特供中国市场的双卡双待机型,足以说明中国市场之于苹果的重要性。


库克在1月底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说,公司正在采取措施弥补生产短缺。然而,还未等来弥补措施落地,苹果先迎来所有大陆零售店暂时闭店的通知。从2月1日起,苹果在中国大陆的Apple Store零售店相继关停。


虽然2月14日苹果位于北京的5家店面第一批恢复限时营业,但苹果坦言,营业时间较平时缩短,客户流量也很低。当天北京下着大雪,苹果几家零售店门可罗雀。


一家具有近50家门店的手机代理商老板告诉AI财经社,本来春节前旗下门店手机总销量和往年变化不大,尤其是苹果手机增长不错。上个月,该公司公布了创历史的收入和利润,其旗舰智能手机以及AirPods无线耳机的销售都很强劲。但因为疫情,手机门店销量很快走上了下坡路,初六之前总销量同比下滑30%,初六之后至2月10日原定复工日之前,销量跌幅进一步扩大至50%。


资深苹果分析师郭明錤此前预测,今年第一季度iPhone的出货量将会下降10%,大约在3600万部到4000万部之间。


对于疫情给苹果产品销量带来的负面影响,现在没人能够给出确切的评估。这将完全取决于疫情何时得到控制,何时消除,以及返乡工人何时才能安心踏上返厂之路,工厂、供应链何时能够满血恢复。


就像前富士康技术运营主管丹·潘兹卡不久前接受媒体采访所言:“他们会敞开大门,但生产线有多少人能回来?装配线有多少人能回来?这不会是一个典型的平稳开局。”


同样,在这样的时期,有多少人会走出施行严格封闭管理的北京小区,走进苹果店?对苹果来说,也不是一个平稳开局。


而2月10日原定复工日之后,部分地方政府对于企业的管控反而进一步加强,比如一些春节没有关闭的店面,被正式要求暂停营业,这包括在春节期间一直维持营业的那些手机门店。上述末端销售企业如今所面临的困境,是整个手机产业的缩影。


今年是苹果的大年,按媒体披露可能会有四款新机型。冠状病毒可能导致这些新产品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至于苹果受冠状病毒的影响究竟如何,有分析师称,结果将在3月份显现。


万达平台网站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